我的处女之身就这幺没了

 2019-06-30 11:09:41         经典情色         

我叫欣月,從小生活在部隊大院,父親是守舊性的知識份子,母親是普通的工人,家裡並不富裕,可能是父親老來得子的原因,對我的關心和疼愛可以說是無微不至,但是對我的管教卻很嚴厲,從來不讓我跟男同學有過多的接觸,而我的叛逆和好奇心讓我從女孩變成了女人!

那年我十七歲,父母的下崗使他們不得不做小生意,在院裡開了個糧油店,午飯和晚飯做些小菜賣給附近工地的農民工,正好我放暑假沒有什麼事就幫他們去工地賣小菜,一來二去跟農民工就混熟了,尤其是新華,他比我大一兩歲,平時經常光顧我家的生意,人多的時候就過來幫忙,久而久之我對他沒有了戒心。

一個燃熱的晚上,我跟父母剛要收攤,他跑過來以買東西為由在我身邊悄悄的說了句:「一會兒我在涼亭等你,有事讓你幫忙,不見不散!」我還沒來得急問他什麼事他就跑沒影了。

回家這一路上一直在想他會有什麼事讓我幫忙呢?我是去還是不去呢?思量了再三還是決定去吧,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大事。

到家以後跟父母說我的發小有事找我,他們質疑了好一會兒,再加上我的軟磨硬泡他們同意我出去了,那時已經八點多了。

我遠遠的看到涼亭那有個人影向我走過來,越來越近,他居然換了衣服,白色的T恤,藍色的短褲,看上去很精神。

我問他:「這麼著急有什麼事呀?」他沒有正面回答我,就說:「咱倆溜達溜達吧!」我點了點頭。

他帶著我朝著小門口走去,一路上他什麼都沒說,我在他後面跟著,一直走的離小門崗亭不遠的一個小路上停了下來,坐在石階上,我剛要隨著他坐在石階上,他說:「你還是坐我腿上吧,石階上埋汰!」

我遲疑了一下,他猛的把我拽到他的懷裡,雙臂死死的摟住了我,我拼命的掙脫都是徒勞的,我問他要幹什麼?他告訴我:「就是想抱抱你,沒有別的!」我就沒在說什麼,老老實實的坐在他的腿上,談天說地。

上一篇: 琴色按摩-钢琴老师的按摩初体验

下一篇: 特别的闹洞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