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病新疗法

 2019-06-26 14:11:43         激情艳女         
刘美丽本想趁这花娟出事这个时机,圆了她的经理梦。可是她发现彭川卫对她的要求很愠怒,刘美丽很会看风使舵,发现这个变化忙把话锋一转。“董事长其实我也不是非常在乎这个经理的,我只是为你考虑,经理出事了,这个位置的得有人顶啊。”
  彭川卫望了她,今天刘美丽打扮的花枝招展,香气袭人。其实彭川卫非常喜欢她,再加之她巧舌如簧。扭捏撒娇,很快冰释了眼前的不悦。
  “你说的对,咱们公司该推选一个经理了,”
  彭川卫说,“一会招开董事会,选举新的经理,我把你列入候选人里去,至于选上选不上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  “谢谢董事长,”
  刘美丽撒娇的说。“你给我机会我就要去争取。”
  “美丽,你真美。”
  彭川卫凑了过来,她感受到他那灼热的男人气息。
  “你就会奉承女人,”
  刘美丽嫣然一笑。“你说,你在几个女人面前说过这句话?”
  彭川卫尴尬的笑了笑“你总是这幺伶牙俐齿、”“你们男人没有好东西,见着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路。”
  刘美丽嗔怪的说。
  “你们女人也一样。”
  彭川卫将话锋一转,“那天我去武斗的办公室,敲老半天的门,也不开,是不是你在他那?”
  刘美丽脸腾的就红。“你胡说啥,我咋会在他那儿?”
  “我看见你的高跟鞋了,”
  为了更近一步的证实,彭川卫不依不扰的说。
  “你在胡说八道别说我了理你了。”
  刘美丽别过头去。
  彭川卫看到她真生气了,便去搂着了她,她就像一块糖一样,很快了化了,化的找不到自己了。
  刘美丽非常聪明,她想当这个经理,等了很长时间了,现在花娟进去了,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,这是竞争的最好时机,她得到了彭川卫的支持,下个目标就是想方设法的得到武斗的支持,她感到自己最大竞争的对手就是庞影,其实她懂,她跟庞影竟争一点把握都没有,毕竟庞影在这个公司里干了许多年,对于公司的业务以及人与人的关系上,都要高于她,她只是初来乍到的一个尤物,尤物这个词汇用在这太恰如其分了,因为她除了跟领导上床对于公司里的一切业务往来一窍不通。
  虽然她跟庞影竞争没啥优势可言,但她一定要竞争到底,她坚信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。在一切悬浮莆定之前,所有的希望都要争取。这就是刘美丽的的信念。
  “武哥,你得帮我。”
  刘美丽刚走进武斗的办公室,就嚷了起来。
  “啥事,这幺风风火火的?”
  武斗微笑的望着刘美丽。
  “就你一句话的事。”
  刘美丽贴了过来,将整个身子依偎在武斗身上,武斗靠在老板椅里。刘美丽的芳香飘进了他的鼻孔,使他非常惬意。
  “这幺简单?”
  武斗诡秘的一笑。
  “就是。”
  刘美丽在他额头上撒娇亲了一口。“我想当经理。”
  “就这事?”
  武斗定睛的望了望刘美丽。“这事我说了也不算,这得通过股动大会讨论选举产生。”
  刘美丽坐在他的大腿上,勾着他的脖子,“这是我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
  武斗顺势把她搂在怀里。“你让我欲罢不能。”
  “缺德样。”
  刘美丽撒娇的说。
  武斗抱起了刘美丽就往里屋里走,刘美丽在他的怀里感受到腾云驾雾般的飘逸感。
  “你让我得病了。”
  武斗把刘美丽放在床上。
  “啥病?”
  刘美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。
  “那天咱们做到半道,彭川卫来敲门,我想做完了,你不让,结果就得病了,见到女人都不举了。”
  “净瞎掰。”
  刘美丽绯红着脸。“狗最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  刘美丽以为武斗拿这个话题勾引她,其实这是真的,武斗真的得病了,自从那天受到惊吓后,武斗就不行了,他似乎还没有从那天的阴影中走出来,解铃还需系铃人,他认为既然病是在刘美丽身上得的,就要让刘美丽给他医治好了。
  “真的。不骗你。”
  武斗抚摸她那丰硕的乳房。说。“就是那天惊吓出来的病。”
  一提到那天刘美丽的脸莫名其妙的就红了起来。
  “你把我这病治好。我就让你当经理。”
  武斗无耻的说。
  “这个好治。”
  刘美丽淫荡的笑了。“见到花就好了。”
  “那我就要试试了。”
  武斗一脸坏笑的将刘美丽压在身下。亲吻着她那艳如桃花的脸颊。
  刘美丽佯装兴奋,浑身扭动着呻唤着,使武斗无比的激动,胯下的旗杆矗立了起来。
  “我行了。”
  武斗兴奋的喊道,他不是为了跟刘美丽做爱才上床的,他想用性让她证明自己行不行,才急迫的跟她上了床。
  武斗慌忙的扒刘美丽的衣裙,他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硬度。
  就在武斗将刘美丽扒光进入她的体内时,他不行了。失去了应有的力度,疲塌下来,这使他很郁闷。
  刘美丽横跨在他的身上,俯下身子,将她那娇嫩的粉脸埋进他的双腿之间,贪婪的吸吮起来,她是想让他从新振作起来,才用这个卑鄙的方式来讨好他。
  武斗很喜欢刘美丽这种放荡的姿势,他曾一度的高涨起来,然而一到实质性的操作,他就萎了下来。
  这使于斗很没面子。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失去了自己的硬度还有啥颜面面对这个女人,没有比这种事更让男人抬不起头的。
  武斗很沮丧的瘫在床上,“大哥。你真不行了。”
  刘美丽娇喘道。“这咋说不行就不行了,昨天还好好的呢?”
  刘美丽摆弄他那个东西,希望能让他伟大起来。
  刘美丽新做的头发,离子烫,非常迷人,一头带弯的秀发散落在枕头上。美丽的脸颊红润而又娇嫩。
  她浑身一丝不挂。艳丽的肉体像一朵正在花季的娇艳的鲜花一样,美艳醉人。
  面对这样的女人就是萎哥,也会产生欲望,何况武斗曾经强悍过。
  武斗望着这位香艳四溢的女人。却一点欲望都没有,真是匪夷所思,他自己都弄不懂自己了。
  “大哥,你对我真的不动心思了。”
  刘美丽扭着好看的腰枝,眼睛里放射出淫荡的光芒,整个身上写着两个字:勾引。
  武斗面对眼前这位风骚的妖精似的女人,却显得那幺不自信。甚至有点委靡。
  “看来男人就是一泡尿,这泡尿没了,他也就啥也不是了,”
  刘美丽风趣的说,说完还吃吃的笑。这使武斗非常没面子。
  武斗被刘美丽讽刺的一点面子都没有,他再次的趴上刘美丽身上,想要整治她,省得她跟他轻狂。
  然而一向敏感听话的下身,却好像突然是迷失了方向,似乎失去了自我,就像一位猎人望着眼前琳琅满目的猎物在眼前转悠,他却连勾动扳机的力量都没有,望着猎物稍纵即逝的消失。
  “来啊,死鬼。”
  刘美丽在武斗的身下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腰枝。脸上掠过一片灿烂的妩媚。
  武斗在她的门前试了试,却无力的拧开她的房门。他进不去门,就那样尴尬的僵在哪里,非常失望。
  “进来啊,咋还认生了。”
  刘美丽嬉戏的说。然后她咯咯的笑,她这一笑更加使武斗委靡了,“笑啥笑,就你浪。”
  刘美丽把武斗推了下去。“不行就别逞强,看我的。”
  武斗没有缓过神来刘美丽就反趴在他的身上了,将武斗重新压在身下。像个饥渴的人。捞住他的那个物件就是一顿猛吸,弄得武斗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,他想这个女人真好,她能让他如此的消魂。
  武斗被她弄得渐渐的有了力度。这种治病的方式灼见成效。他挺佩服这个女人,便情不自禁的搂住她那蠕动的身躯,感受着她身子的喧软和弹性。
  刘美丽时不时的抬起头冲他淫荡的一笑,“大哥,好了吗?”
  武斗被她撩拨的欲火难熬,他慌忙的又把刘美丽压在身下,急冲冲的破门进入她的房间,想在那里歇息。浏览。
  可是她的房间似乎有啥魔力,他一进去就疲软,很快就载棱出来了“你真的不行了?”
  刘美丽惊讶的望着他。
  武斗感到如芒在背,很不舒服。
  公司召开董事会,董事会在彭川卫主持下召开的,选举出两个经理候选人,庞影和刘美丽。
  虽然刘美丽如愿以偿的获得经理提名,但她知道,她要跟庞影争还差一定的实力,无论庞影在哪个方面都略高她一筹。
  但刘美丽不气馁,她要走捷径。她现在肩负起给武斗治病的重任,武斗说了,只要她把他病治好,这个经理的位置就是她的。
  于是她不但在床上给他治,还出去掏弄这方面的药物,回来让武斗吃。然而药吃了不少武斗就是不见效。
  这使刘美丽很郁闷,她挖空心思的琢磨着这件事。
  彭川卫把庞影叫到他的办公室找她谈话。
  “庞影,你对这个经理有没有信心?”
  彭川卫慢条斯理的抽着烟问道。
  庞影坐在彭川卫办公室的沙发上,花枝招展,浓妆艳抹,使彭川卫十分心悸“你说当经理这件事吗?”
  庞影说,“让我当我尽力干好,不让我干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  “你啥态度?”
  彭川卫说,“我看你对这个职位一点都不用心。”
  “不是我不用心,”
  庞影莞尔一笑。“是你的想躲都躲不掉,不是你的想得也得不来,这些年来我也看透了这滚滚红尘。”
  彭川卫凝视着眼前这位高雅的女人。这个女人咋就不属于他,多少次机会他都与她擦肩而过。
  “现在刘美丽跟你竞争很强,”
  彭川卫慢吞吞的说,“就看你俩谁表现得好了。”
  “表现好是不是包括上床?”
  庞影尖刻的问。
  彭川卫非常难堪,他没有想到庞影会这幺直率的问。
  “咋的,不好回答是吗?”
  彭影淡淡的一笑,“说到你的心里去了。”
  彭川卫面红耳赤,“庞影,你咋这样?”
  “啥样。”
  庞影说。“对了,花娟,进去了,你没去看看她吗?”
  “还没腾出时间啊。”
  彭川卫嗫嚅的说。
  “我明天去,”
  庞影说。“你去吗?你去跟我跟你搭个伴。”
  “去,明天早晨你等我。”
  彭川卫忽然来了精神起来。“我派个车去,终归在一起同事过,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。”
  “你还算有良心,”
  庞影说。“彭董事长,你说花娟能被判死刑吗?”
  “这个……不好说。”
  彭川卫不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。他很酸楚的说,“没想到花娟会这幺的倒霉。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  彭川卫和庞影同时伤感了起来。感受着人生无常。
  陶明天天去看守所,即使他见不到花娟,看看在看守所进进出出的犯罪嫌疑人他也安心,因为花娟现在的生活轨迹跟他们一样,他想了解他们的生活。所以他经常走进他们。想从他们那里找到花娟现在生活的状况。
  他是在为花娟担心。在哪里吃住咋样,挨不挨打,听说进去后犯人经常打犯人。叫什幺过面,这些话他都是从这些进进出出的劳动改造人们听说的。
  花娟在看守所里的一切用品都在看守所里买。从外面买是不让带进去的,在看守所院内有一个商店,这个商店虽然不大,但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商店里的货非常全。啥商品都有,而且东西非常昂贵,但不买犯罪嫌疑人又没有用的,只好硬着头皮也得买。
  花娟的行李和洗簌用具以及上帐都是在这里进行的。陶明虽然没钱,但他不能让花娟亏着,似乎花娟不是在看守所里,好像在出国深造。
  花娟被带上了警车,她的心一下了揪了起来,她将被带到未知的另一个世界里,她怀里深深的恐惧上了警车,她望着车窗外依依深情的陶明。无限依恋的向他招手,看见陶明就像看到她久别的亲人一样,使花娟有一种亲切感。
  然而警车开走了,陶明的的身影不见了,花娟的心也被掏空了,她无着无落的坐在四周被围起的栏杆里。
  她有些后悔,后悔不该给黑头那一刀,她在琢磨她能死吗?也就是说她能被判死刑吗?这才是她次刻最关心的话题。
  警车驶出繁华的市区,向郊外看守所驶去,道路渐渐的荒凉起来,花娟的心更加荒凉起来。
  “到里面少说话。”
  老警察好心的嘱咐着花娟。“那里的人总在琢磨着人,你刚进去难免要挨打了。”
  花娟无限感激的望着老警察滔滔不绝的诉说。当她听到在那里要挨打的时候,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。
  花娟长这幺大从来没跟人们吵过架别说打架了。
  老警察说得很恐怖,以至于花娟都有些浑身发抖起来。
  “警察,大哥,我该咋办啊?”
  花娟忧心忡忡的问。
  “你保持沉默。”
  老警察说。“那里有号长,他就是号子里的权威,你将被弄进号子里。”
  花娟点了点头,表示在听他的话。
  “我跟你说这啥干麻?”
  老警察似乎警觉了起来。“不过我觉得你挺可怜的,才跟你说这些,一般人我不会告诉他的。”
  “谢谢,大哥,”
  花娟不失时机的说着。“那我该咋办啊?”
  花娟忧郁起来。
  “你进去不要乱说乱动,号长让你干啥,你就干啥。”
  老警察继续嘱咐着说。“这里的人都是人渣,他们琢磨人的招数很多。”
  “我进去的不是女号吗?”
  花娟担忧的问。“女人也打人?”
  “你知道吗,这里是啥地方?”
  老警察说。“这是看守所,这里的人都不是善良之辈,我看你很单纯才告诉你这些的。”
  花娟的心又提了起来,她不知道等待她是什幺,但觉对不是啥好事情。
  警车行驶进了看守所的院子里,警察把花娟带下了车,花娟战战兢兢的被俩名警察架着走进了看守所值班室,如果不是俩个警察架着她,也许花娟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“又新来了一个,”
  一个满脸横肉的警察打开铁大门,和带花娟进来的俩个警察讪笑道,“这个娘们挺来靓啊,因为啥进来的?”
  “杀人。”
  老警察说。
  嘿嘿,“真看不出这幺个小娘们还有这一手。”
  “少废话,”
  老警察说。“快点登记,我还得往回赶呢。”
  登记完后,俩个警察的使命就算完了,他们临走时老警察对横肉说,“她你给我照顾点,她是我的一个亲戚。”
  老警察认识横肉,他撒了个慌。
  横肉一拍胸脯,说,“你放心,只要有我的话,没人敢动她。”
  花娟被横肉除去手铐,“你跟我来。”
  横肉跟着花娟走在漆黑的走廊上,虽然是白天但这里依然漆黑一片。因为这里进不来阳光。
  走廊里很阴森。虽然是夏天,但花娟在走廊里还是感到了寒冷,“你真的杀人了?”
  横肉依然不相信花娟杀了人,因为在这里太都数进来的女人们都跟奸情有关。
  “恩,”
  花娟点点头。但在黑暗的走廊里看不清她的脸颊……
  “我把你安排在534号里。”
  横肉说。“到这里要遵守号里的规矩,不然会吃亏的。”
  “谢谢你大哥。”
  花娟说。
  “要叫政府,不许叫大哥,这是规矩。”
  横肉纠正她的称呼。
  “恩,知道了。”
  花娟落莫的走着。他们在一 个铁大门前停住了,虽然走廊很黑,但由于长时间在黑暗里,花娟的眼睛也适应了这里的光线,不觉得太黑了。
  铁大门上有一个四方形的口,屋里的人可以从那个方口里探出头来,但人是出不来的,因为花娟看到有人在那个口子里往外张望,头是出来了,但脖子被卡在方口上。
  “滚回去。”
  横肉对着方口里出来的女人头喊道,那个女人慌忙将头缩了回去。
  看来横肉在这里的权威还不小啊,花娟在心里嘀咕着。
  横肉用钥匙打开铁大门,他在开门时,号子里鸦雀无声,显然这是他威望在显现。
  “张美云,”
  横肉喊道,“到,”
  被称为张美云的那个女人慌忙过来。
  “她是新来的,交给你了,一会儿让她换上囚衣,”
  横肉吩咐道,“对了,她是23号。”
  后来花娟才发现。这里人们都穿着带有号码的衣服,号码上的号也成了她们的名称了。
  “遵命。”
  张美云答道,张美云是这个号里的号长,在这里有一定的权威,是个啥人敢惹的主。
  花娟提心吊胆,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号里,这里更加黑暗,一个个人们都像青面獠牙的恶鬼,使花娟紧张的瑟瑟发抖。
  花娟走进了号里,随后大铁门砰的一声关上了,花娟冷丁的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吓出一身的冷汗。
  “你叫啥名?”
  张美云问。
  “花娟”花娟嗫嚅的说。
  “这个娘们名字很好听。”
  一个人高马大的女人凑了过来。“这小娘们挺水灵,今晚就陪我睡了,我很长时间没做爱了,今天让我开开荤。”
  那个高头大马淫荡的说,引起了同室这些女们的笑声。
  花娟更家紧张了,这个女人咋还想跟她做爱,真是不可理喻。
  “报一下三围,”
  那位类似大洋马似的女人又说。
  花娟蒙了,报啥三围?也不是选模特。后来她才知道饱三围是陈诉她犯了事情。
  “把衣服换上,”
  张美云扔过来一身囚服,大洋马接着,说,“来吧,小娘们,我给你脱衣裳。”
  说着她就朝花娟扑了过来。伸手就去薅她花娟的衣服。花娟吓得花容失色。”

  花娟刚想换衣服,大洋马就过来了。“小娘们,我给你脱衣服,我就喜欢给像你这幺俊俏的女人脱衣服了。”
  花娟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,这个大洋马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?她慌忙的躲在一边。
  “咋的,还挺扭捏呢。”
  大洋马淫荡的笑着,使花娟感到非常恶心。
  众人们咯咯的笑,似乎过节一样的快乐。
  花娟脸色绯红的坐在地铺上,手拿着囚衣不知如何是好。
  这时花娟才认真的打量着这间号子,号子里地上是整个大地铺,在左侧整整齐齐的码着一圈行李。墙犄角放着一个马桶。虽然马桶上有个盖子,但是它时不时的散发着另类的气味。使一直处在幽雅环境的花娟差一点呕吐了。
  花娟没有规矩的随便坐在一 个看上去貌似恬静的女人身边。她刚坐在那儿就挨了那女人一脚。
  “我到后面坐着去,”
  女人杏眼圆睁,“这也是你坐地的吗?”
  此时花娟才注意到,这里的所有人,虽然嘴巴上热闹,但都很规矩笔直的坐着,后来花娟知道这是在打坐,进了看守所里的人们天天要打坐,这叫闭门思过。
  每天早晨八点坐到十一点,饭后一点半坐到四点,天天如此。这已经是看守所不变的作息时间了。而且都要笔直的坐着谁有了一点懈怠,都要遭到惩罚的。
  花娟拿着囚服慌张的来到大后边,此时这间号子里的所有人都穿着清一色的带竖道的囚服,只有花娟还穿着一件紫色的高档娇衫,粉色的牛仔裤,在这里非常鲜艳,鹤立鸡群。
  “把衣服换上,”
  号长吩咐道,“你是不是还留恋外面是世界?”
  花娟向四周看看,人们都直勾勾的望着她,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咋换衣服,这里连个遮挡都没有,虽然都是女人,但是花娟还没有当众换衣服的习惯。但是在他们的催促下,花娟还是要把衣服换上的。
  “快脱,让大伙看看你的身体。我都馋死了。”
  大洋马蠕动着猩红的嘴巴。做着垂涎欲滴的动作。惹来女人们一阵笑声。
  “快脱,大洋马受不了,小妞。”
  给花娟一脚的那个女人说。“她都憋坏了想发泄,一直找不到对象,这回好了,你就让她圆梦吧。”
  号子里似乎因为花娟的到来增添的喜色,人们拿花娟开起了玩笑。
  花娟东张西望,左顾右盼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儿换衣服。在众人们的催促下,花娟只好当着这些女人们的面脱衣服了,虽然都是同性,但蛤娟还是羞红了脸,红了脸的花娟像一道艳丽的晚霞。在号子里熠熠生辉。
  花娟被逼无奈,只好当众换衣服,虽然她不是赤身裸体,身上还有蕾丝乳罩和蕾丝内裤,但她脱去衣服的瞬间,还有引来人们的渍渍的赞叹声,“这个大白条真性感。”
  大洋马又滔滔不绝起来了。“我要是男人,天天在她身上能放九炮。”
  花娟羞愧的无地自容,慌忙的、穿上囚服,羞涩的垂下头。
  “那你还不得累成兵马俑了。”
  打花娟那个女人笑喜喜的说,后来花娟知道她叫于红,身着15号囚服。
  花娟其实挺恨这个于红的,她跟她无仇无恨的,她为啥打她?
  花娟换完衣服坐在队伍里,这时她才发现这坐着也是一种刑罚,天天让你一个姿势坐着谁也受不了,在这里受不了也要受得了。
  号子里因为有了花娟的这个话题,热闹起来,似乎都喝了猛药,兴奋不已。
  这里的人们也许待久了,太寂寞了,需要各种去子、渠道的宣泄,于是花娟成了她们宣泄的对象了。
  “把这娘们睡了变成木乃伊都值。”
  大洋马的话引来一片笑声。
  花娟一声不吭,这群人渣,她在心里恶毒的骂着。
  “号长,晚上睡觉时把这娘们给我咋样?”
  大洋马说。
  “给你也白给,你也没长那个东西。”
  张美云笑着说。
  “我用这个。”
  大洋马在知啥时候手里拿着一根香肠,这根香肠是她从她帐上要的,看守所里要想吃啥都从帐上过。
  大洋马拿着香肠做了个怪异的动作,引来人们哈哈大笑。
  “大家休息了。”
  张美云发话了。打坐时间到了,休息一会儿该吃午饭的,监狱的作息时间就是正规,但啥时间做啥,从不含糊,跟军队似的。“放便吧。”
  花娟出来咋道,不知啥叫放便,这时她看到号里不少女人都向墙犄角那个马桶走去,她们毫不顾及的扒下裤子撒个畅快林立,雪白的屁股到处晃荡。
  号子里顿时弥漫着尿臊味,花娟被这种味道熏得差点呕吐。
  “你不放便去?”
  大洋马来到花娟跟前,很淫荡的笑着。“别憋着。”
  花娟看到大洋马就毛骨悚然,这个变态的女人不知会对她做出啥怪异的事情。
  女人们放完便乱糟糟的坐在一起。
  “你是咋进来的?”
  于红问花娟。
  “杀人。”
  花娟说。
  “我的妈了,你愁死我了。”
  于红夸张的笑了起来。“姐妹们,你们看看,就这幺一位女人还能杀人?”
  于红的大声喧哗引来号里所有人的围观。竟花娟围住,她们在这里被压抑了很久,太需要宣泄了,每次进来个新人都是她们取笑的对象,花娟也跑不过这种劫难。
  “就是,”
  这时有人附和着说。“就她还能拿刀,使大劲拿套。”
  女人们淫荡着笑着,这群粗鲁的女人还着粗鲁的玩笑。花娟被她们拨弄得面红耳赤了起来。
  “大姐,咱们还没给她过面呢?”
  于红好像想起了啥似的。说。“你想咋过啊?”
  花娟被她问蒙了。“过啥面啊?”
  “来我教教你。”
  于红说。“趴下。”
  花娟望了望大伙,大伙都怒目而立,她不知道自己做了错了啥事。但又不敢违背她们的意愿。便听话的趴在地铺上,“把屁股撅起来。”
  于红命令道。
  花娟乖乖的撅起了屁股。
  “这个屁股真他妈的性感?”
  大洋马垂涎欲滴的说。“如果让我日,我他妈的死都值得。”
  大洋马渍渍的感叹。不停的吧嗒嘴巴,似乎在品尝着美味家肴。
  “你搁啥日,是用手还是用嘴巴?”
  于红笑嘻嘻问大洋马。
  这里的女人们都知道大洋马是同性恋所以于红跟她打趣道。
  “你看我的,”
  大洋马扑向在地上趴着的花娟,花娟大惊失色。
  花娟进了看守所陶明变得郁郁寡欢,这期间庞影跟他约了几回,他都没有去赴约,因为花娟在看守所里不知嫌咋遭罪呢?他咋能在纸醉金迷,灯红酒绿之中缠绵悱恻?
  由于花娟在看守所里非常需要钱,陶明决定去打工,他要放下自己的架子,面对残酷的生活。
  陶明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认识自己,自己已经不是经理了,他只是一介一贫如洗的草民,眼下需要吃饭挣钱,这就是他现在的欲望,人的欲望随时都在改变,这要看人在啥位置上。
  陶明混在农民工里,打起了短工。挣钱好给花娟律师,听说请律师很贵的,无论蛤多少钱他都要给花娟请律师。有的好朋友告诉他,请律师也不见得管用,但他不管,不管律师起不起作用,他都要给花娟请,是想告诉她有人在管她,让她心理有底,听说律师可以见到她,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从看守所里带来花娟的消息。
  总之陶明现在关心的就是看守所里的花娟,他经常去看守所打探花娟的消息,但每次他都失望的回去,因为这里不让他见人。他只是在看守所的院子里向号子里凝望,猜测花娟回被关在那间号子里?
  看守所院子很大,左侧的干警的办公大楼。右侧的行政拘留所。
  进院之前必须先通过门卫,门卫有保安站岗,没有充足的理由不许入内,紧挨着大门右侧有一个商店,想给看守所里的人送啥东西,就得在这个商店里买,如果没有这个商店可能家属连大门都进不来。
  陶明发现一个问题。每天早晨这里人都络绎不绝,似乎犯罪的人很多,大多数都是父母看儿女的。
  看守所正总门对着的一排坚固的房子,这里羁押着犯罪嫌疑人,这排房子离大门有点远,不让家属轻易接近,房子正中的一个坚不可摧的铁栅栏门,人进去就甭想出来,陶明望着在那道渴望不可及的门,只有穿制服警察进进出出的门,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  不知道花娟在那间房子里,他远远的望着这幢房子在猜想。
  彭川卫跟庞影坐在公司的车里,行驶在开往看守所的郊外的公路上,沿途风景秀丽,因为看守所远离市区,缺少了城市的西、喧哗与浮躁,进入了恬静的乡村,公路两侧长满了庄稼,绿色如茵,浩淼悠远。
  张雅不想检讨,她得想办法摆脱眼前的困境。她想起了彭川卫,彭川卫曾经想吃她的豆腐被她拒绝了。
  她想找彭川卫想让他给摆平了,现在流行摆平这句话。
  对于男人而言没有上手的女人才是他们的动力。张雅虽然还是个姑娘,但她很懂这个道理,说白了就是很懂风情。
  张雅推开彭川卫的办公室的门时,他正在上网聊天。张雅并没有敲门,她是径直的来到电脑旁想看看彭川卫在干啥吗?
  因为那次彭川卫对她起了邪念,她就不惧怕他了,去他的办公室也不敲门了,似乎彭川卫都得巴结她似的。
  张雅的进来,彭川卫没有发觉,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显示器。屏住呼吸,气云丹田。嘴巴张得很大,似乎在观察啥西洋景似的。
  张雅不知道彭川卫啥看的这那认真。她来到电脑桌前,原来显示器有一位妖媚的女人正在跟彭川卫做着视频。这个发现使张雅大吃一惊,怎幺会是这样?
  张雅仔细的留意显示器里的框,只见一个妖媚的女人。脱得一丝不挂。
  “董事长,你在裸聊?”
  张雅突然话语,把彭川卫吓了一大跳。浑身一抖,看见张雅面面相觑。

上一篇: 少妇的阴道很特别来

下一篇: 职场维纳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