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个野鸡过过瘾

 2019-09-07 18:41:19         其他         

  百无聊赖,总觉得该去哪里放松放松?找兼职吧?太费口舌,好不容易求来电话,拨通以后不是不答理你,就是刨根问底,好不扫兴;网上钓吧?太花功夫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说尽了花言巧语,结果钓上的不是恐龙,就是这不行、那不做,好不失望;洗桑拿吧?这年头小JC象绿头苍蝇般乱窜,不定啥时候给你一头撞上,好不恶心!

  东不成西不就,可也不能太委屈了缩在黑暗中一声不吭的小弟弟,那就走那算那,于是信步来到有名的十元店群(就是那种街边按摩店,一个钟十元,没有特殊服务),漫无目的地推开一家店门,虽然是下午三、四点钟,本应是清淡时段,可这里居然是人满为患,门厅里只有一个三十左右的妇人待客,长相没有注意,难得的是她脚上穿着我喜欢的丝袜高跟,无可选也不想选择地随她进入一个隔档,程序化地开始头部按摩,此女手法熟练老到,体贴舒适,再加上她不善言谈,默默工作,不一会我便昏昏欲睡。

  可能是发现了我的困倦,按摩的双手便从头部四肢移到了我的胸部、腹部,隔着衣服稍事按摩后,她便解开我的上衣,温暖的双手在我的胸腹部轻轻地摩挲起来,随着她的手指在我的乳头搓捻,我也渐渐精神起来,一边随意和她拉扯着闲话,一边舒展身体享受着她的抚弄……也许察觉到了我的欲望,妇人很体贴地扯过脚下的薄被替我盖上,随即她的双手便伸进被内,将照顾的重点放在了我的下身。

  其实去过十元店的人都知道,这里的按摩一般头一个钟比较程序化,快到下钟时她们才会对你略作挑逗,要想更舒服,你只能加钟了。而此刻的时间还没有半个钟,她便如此直接,这多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,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:在结束后向你索要小费了。不过这里的小费也就二三十元即可打发,所以我也并未多想,任由她在那里忙活。

  不一会隔着裤子的抚摸使她感到别扭,也使我觉得不过瘾,于是我松开了皮带,她便很默契地将手伸进我内裤里抓住已然勃起的肉棒揉搓起来,同时坐在床边的她将胸部贴在我身上示意我去爱抚,我当然没有客气,一时间我们俩便上下其手,各自忙活得不亦乐乎……

  正在臭美时,放在一边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,一听那熟悉的特设铃声,就知道是老婆大人的……今天本无他事,老婆一般也是不会查岗的,莫非有什幺急事?接电话一听,果然有正当的理由呼唤我即刻回家,无奈……我便在将近五十分钟时结束了这次简单的享受,掏了十元钱付了钟费,妇人没有提小费,我当然不会自作多情。

  事隔数日,对这妇人总是难以忘怀,可当时来去匆匆,没有问她的姓名(十元店是没有牌号的),那里上钟率又高,很难说还能再遇到她,为了保险,我便择日赶了个早市,于上午十一点进了这家店门。真是巧的不能再巧了,此时店里除了老板,就只有穿着高跟皮鞋的她在那里无聊地磕着瓜子,见到熟悉的我,冲我嫣然一笑:“大哥先进去躺下,我洗个手就来。”

  一切和上次差不多,不过就是更加直接了,少了许多没有意义的过渡,在我已经很有感觉的时候,突然想玩点新鲜的,便对她说:“你把鞋脱了上来用脚给我搓搓吧……”。妇人爽快地答应着,很快就坐在我的脚头,用穿着丝袜的两只脚在我的下身揉搓起来。

  觉得我那里已经异常的鼓胀了,她便动手解我的皮带:“脱下来我给你好好搓搓。”我担心地看看门外,妇人赶忙安慰我:“没事,这时候没有客人,她们都上街了,再说老板还在门口坐着呢……”嘴里说着,我的裤子已经被她脱在了腿弯处,事已至此,我还是先享受了再说吧……用丝袜脚搓揉肉棒的感觉真的好爽,只几个来回我便有些难以控制了,可妇人似乎也玩到了兴头上,她干脆脱了丝袜赤着脚直接给我服务上了……我被她搞的兴趣大增,抑制不住地拽着她的小腿将她的脚拉到我的胸前,你还别说,这妇人虽然已经三十左右,可她的两只脚却很细嫩,握在手里柔若无骨,五个脚趾如蚕豆般圆滑可爱,脚底和脚跟也没有一点死皮,真是一双难得的玉足……就这样我揉着她的脚,她搓着我的棒,只片刻功夫,我便受不了眼前这双美脚的诱惑,那微微的汗酸味刺激着我,那柔柔的白嫩引诱着我……我趁着淫性便吻了上去……

  妇人也许没有料到我会有如此举动,她轻轻地惊呼了一声,揉搓我下面的手也停顿了片刻,但很快她便配合着我将双脚又往前伸了伸,一只脚让我吻着,一只脚在我的脸颊上摩挲着……少顷,似乎被我挑逗的春情发作,妇人收了脚,撩起上衣便伏上身来,她贴身是件前开口的乳罩,当然毫不费事就自己解开了,瞬间一对形状丰满圆润、顶端色泽艳丽的乳房便送到了我的嘴边,那我还客气什幺?

      一时间吸吮和娇喘的声音便在小隔档里回响起来……

  不知何时,妇人又缩回身子,两手握着我的宝贝轻声问我:“大哥洗澡了吗?”

  其他

上一篇: 早泄的老公

下一篇: 我的熟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