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身边的女人之青县豪情

 2019-08-14 08:15:25         淫色人妻         

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短袖大年夜背心儿,一条蓝色的牛仔背带裙,脚上一双白色的旅游鞋,一头披肩的长发在脑后梳成了马尾巴,背着一个蜡染的大年夜挎包,光彩明媚,芳华逼人,给人清爽脱俗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对于这场偶遇,大年夜家都很高兴,一路说说笑笑,很快就到了岔路口儿。我提议,炆了感谢昨晚波波的热情接待,也为了庆祝大年夜家的┞稪识,今晚我们三人共进晚餐,他们当然没有意见了,于是约好了时间,各自上班。

等待着晚上的聚会,平时忙劳碌碌不知不觉就下班的一个日间竟显得得这幺的难熬,快到下班的时候,监理进门了。

极度的疲惫,让我们相拥着昏昏睡去!

「王工,还忙哪?该走了吧?」

「你这家伙,还没下班儿就跑我这儿合计晚饭,你是想吃饭呀,还是想见人家美男呀?」我嘻嘻哈哈的打出了一发试验弹。

「都想!」这小子还真实在,不带犹豫的。

「走吧王工,反正咱们也不管他们的时间。」他说得没错,我们是不受管厂的作息时间制约的,不过一般为了和大年夜家保持一致,不要显得太特别,我们都遵守管厂的作息时间。

〈看表,也差不多要下班了,就整顿整顿,和监理一路走出了办公大年夜楼。晚饭地点选在一家相对大年夜点儿的饭馆里,琅绫擎大年夜概有不到二十张桌子,还有四个小包间儿。监理早已经电话预订过,我们几乎和哺哺前后脚获得了。

这小子还真会点,三个都是当地的特点菜,还都不贵,就那驴肉稍微价格高一点儿。

〖虑到波波是湖北人能吃辣,我最后又加了一个水煮鱼,一个辣子肉丁,外加我的最爱——一大年夜盆疙瘩汤。三个人肯定吃不了,不贵既然请客就不要太算计了,何况这边儿的物价本来也低,这顿饭能有(0块钱就撑破天了。

早就对这小饭馆儿的饭菜没抱太大年夜的欲望,可以说还是有心理準备的,可没想到和想象中的差距竟然如斯之大年夜,凉拌藕片不爽不脆,吃起来面糊糊的;家常豆腐吃起来感觉有点儿像鱼喷鼻肉丝,不知到厨师在出锅的时候烹醋干嘛;水煮鱼,简直就是糟践那名字,都不想形容;辣子肉丁勉强能吃,就是配料和肉丁的数量差不多,似乎还更多一些;只有当地的那几个菜还可以,并且所有的菜都有一个共性:咸,似乎咸盐不要钱似的,可着劲儿的往里搁。

我和监理都是北方人,虽说觉得难吃,不过好在走南闯北的,特别是下过施工现场,总的来说还能凑合,波波就明显看得出来,觉得难以下咽,似乎是在完成任务一样。

我不禁觉得歉意,也觉得不好意思,请人家吃饭却吃成了这样儿,打个哈哈说:「这破处所,菜这幺难吃,还不如我做得好吃呢。」话一出口我就发觉不对劲儿,两个小东西居然全都看重我,波波问我:「你会做菜?」

「还成吧,反正比他们做得好吃!」我开始觉得心虚了,他们该不会是计算!不雅然,两个家伙异口同声地说:「周末你做一次!」

人云: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,不雅然不假,看来今后说话还真得留心了。吃完饭,波波说要去超市买东西,我俩閑着没事儿也跟着去了,结帐的时候我看见波波的购物篮琅绫擎装得满满的都是零食,好力友派,萨其马,饼干,便利面,榨菜,话梅什幺的,满满一篮子。

「干吗啊你这是?开小卖部啊?」我觉得很奇怪。

「哪儿呀,那是她的粮食。」监理直接替她答复。

「什幺粮食?」我还是不明白。

「她嫌厂里做的饭不好吃,就吃这个了!」监理继续越俎代劳的答复。「什幺叫我嫌不好吃啊?本来就是不好吃,什幺都放那幺多盐,还放很多多少酱油,我就是吃不来青县的那个味。」

「那早饭呢?你本身做?」我继续着我的一万个为什幺。

「怎幺啦?有毒啊?」

「凌晨就有时候吃有时候不吃了,反正我也不会做饭,吃也是泡面饼干,不吃也就那样了。」波波说得很轻松,我却觉得心里好痛,一个女孩子,孤身一人在外工作生活,连口热饭菜都吃不上,看看监理一脸的毫不相干的模样,我算明白了为什幺他对波波一向的讨好,而波波对他虽然热情,但我却觉得实际上并不很亲近。

第二天早饭的时候,我没有吃煮鸡蛋,顺手放进包里,见到波波的时候,也不拿出来,一路说笑着就到了岔路口,这时候我才骤然想起来似的问波波「过早没得?」,我说的是宜昌话,监理没 明白我说的什幺,波波愣了一下,紧跟着就笑着答复:「没得!」我掏出那个鸡蛋地给她说:「早饭吃多了,这个吃不下了,帮帮忙,你替我吃了吧」

波波接过鸡蛋,什幺也没说,默默地看我一眼,转身走了。我觉得她的眼神很复杂,似乎包含着很多东西。

上一篇: 强迫熟女

下一篇: 和别人的太太玩耍